青年人网24小时滚动更新
24小时滚动更新(税务理论)                       发布时间

  财政部财科所课题组日前在我国碳税及相关问题的专题报告中分析了我国开征碳税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从税制诸因素角度初步设计了碳税制度的基本内容,并具体提出了我国碳税制度的实施框架,我国开征碳税的实施路线图,以及相关的配套措施建议。随着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的召开,碳税征收再次成为全球关注的话题。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率先提出开征碳税实施路线图,架构起碳税制度的基本框架,并计划于2012~2013年前后开始征收。

  一、碳税研究的国际背景

  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人们把最多的赞美给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胡锦涛提出,中国到2020年将使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有显著下降,并争取到2020年非石化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左右。这一说法被视为中国将承诺量化减排的信号。鸠山由纪夫则是因为一个减排25%的承诺,一改麻生时代紧随美国的消极,从“伞型集团”中脱颖而出。

  如果不能在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达成“后京都协议”,美国将为此承担最主要责任。不久前,美国《清洁能源与安全法案》获众议院通过,但新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对不实施碳减排限额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的举措,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美国已经积极投身到全球“碳政治”的博弈中来――尽管这其中仍不乏强权政治的色彩。美国始终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在角色转化中始终坚持如下原则:一是减排目标不能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二是发展中国家也必须承诺量化减排,这里的矛头直指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

  让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在联合国的框架下讨论减排,既是欧盟、“77国集团+中国”、小岛国联盟、石油输出国组织等共同的需要,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自推动《京都议定书》签订以来,欧盟一直是国际气候政治中无可争议的领导者。美国不甘于由欧盟主导的“碳政治”,试图在G8的基础上另起炉灶,然而,能否如愿还有赖于“77国集团+中国”的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哥本哈根前夕最焦虑的是欧盟而不是美国。

  相对于欧盟,美国的经济支柱是传统能源,其先进技术集中在军工、航天和信息技术领域。德国、法国、英国和丹麦等欧洲国家,在新能源技术上远超美国,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是,由于美国主导的全球贸易规则,美国的先进技术依靠知识产权相关协议获得了巨额财富,而欧洲却未能从新能源贸易中获得太多。毕竟,传统能源仍是能源消费大国的主要能源消费产品。

  在“碳政治”的博弈中,真正的对决者仍是欧盟和美国。积极主导气候变化国际谈判的欧盟,需要通过气候政治改变其在新技术领域相对美国的劣势,并通过全球碳交易体系,推进欧元成为国际货币的进程。同时,欧盟当然也希望在将先进技术向他国转让时,通过知识产权获得较高收益。

  需要指出,中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传递出的最重要信号,是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将逐步形成一整套国家战略,而不是对碳压力的简单回应和几句外交说辞。中国将进一步把应对气候变化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这种努力可能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的编制中得到更多体现。

  二、开征碳税可从低税率开始

  目前我国碳税的研究已经进入比较详细的研究阶段。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近日发布《2050中国能源和碳排放报告》,报告认为,如果考虑中国减少进口对经济的促进作用,以及减少国内对能源产业的投资而增加对一些新兴产业投资所带来的效果,征收碳税对GDP带来的损失将非常有限,甚至可能成为正面影响,并且对抑制能源价格产生积极作用。

  此外,目前国际上正在讨论实施针对气候变化的边境调节税,即对进口商品征收碳税,“即使我国不收碳税,出口产品在国外也可能支付碳税;如果中国征收碳税,则可能避免在国外被征收碳税。”报告称。

  “从长期来看,采用碳税或者与能源税结合的碳税是可行选择。”报告提出我国可从能源税过渡到碳税,征收碳税可从较低税率开始,之后再逐渐增加;并建议在能源税征收四到五年之后征收碳税,初期可以是和能源税共同存在的混合税。同时在碳税实施之前三到四年,公布碳税实施日程和税率,供企业和消费者在投资时考虑。如今,碳税正在悄悄向公众走来,它的开征将变得指日可待。倘若这项公共政策能顺利实施的话,不仅能深化能源资源领域价格,推进财税体制改革,也能转变经济增长模式,从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促进清洁能源的开发和追求绿色GDP,更为重要的是能实现节能减排的预期目标,为地球重现碧水蓝天做出应有的贡献。

  三、碳税开征应考虑公众社会福利

  从社会各界包括专家学者、普通老百姓、以及网友普遍反映来看,大都赞同国家开征碳税,但是,让公众担忧和揪心的是,在碳税开征过程中,企业会不会把碳税税负向老百姓身上转嫁,尤其是让“穷人”(低收入群体)的整体社会福利下降。如果碳税开征后,最终带来的是能源价格的普遍上涨,那么,碳税征收势必会让普通老百姓利益受损,这不仅与国家发展低碳经济初衷相悖,也不合乎国家改革成果人人分享的美好愿境。

  至于碳税开征是否会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最近,据上海市一课题组根据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税收负担等多项指标,得出了一项重要的调查结论——依据碳税负担率水平差异,必然引致社会福利水平变化,不过,其下降的程度是有区别的,城市的社会福利下降约2%,而农村下降了约1.7%。显然,碳税的开征,在一定程度上难免会使普通老百姓利益受损。

  历史经验一再告诫人们,任何改革都必须不能损害公民的整体社会福利为着眼点,决不能让公众的利益受损,这是评判任何一项改革成败的重要标志。碳税开征也是如此。

  四、开征的碳税建议

  为了保证经济发展,有效应对气候变化,避免公众在碳税征收中的社会福利水平不受到损害,必须要重新调整现有利益分配格局,运用超强的公共管理智慧,来防止碳税税负的恣意转嫁。

  具体点讲,一方面,要建立公众利益补偿机制。在中央与地方分享上,中央多返还给地方些财政资金,不但能建立一套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补偿机制,也有利于我国税收分享制度的公平与合理;与此同时,中国还可以借鉴欧洲很多国家的做法,一边征收碳税,另一边降低企业所得税和企业支付劳保的费率,这样企业的综合成本并没有提高。更为重要的是,在防止碳税向老百姓转嫁上,国家应鼓励企业技术创新,消化因税负增加带来的负担;与此同时,政府部门加大资源产品价格的监控力度,避免企业强势地位掌控定价博弈,恣意转嫁税负担。

责任编辑:紫菁
资讯索引栏目导航
关于我们营销中心广告联系联系我们网站地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最新更新医药更新
Copyright © 2005- 青年人网 (Qnr.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1003766号  
共青团陕西省委、河南省委及陕西人才中心权威支持(西安) 电 话:400-029-8884 传 真:029-85642660
百度大联盟黄金认证  十佳网络教育机构